繁体版 简体版
大叔小说网 > 我想在妖局上班摸鱼 > 第一章(世风日下,男鬼普信。...)

第一章(世风日下,男鬼普信。...)

窗外枝头上立着两只喜鹊,正在叽叽喳喳喧闹不停。

暖融融的阳光洒进屋里,将办公室白墙照得发亮。墙壁上张贴数张a4纸,纸面印着细细密密的小字,定睛一看标题是《新入职人员办理报到手续流程》,右下角署名——槐江观察局人事处。

简单到甚至简陋的办公桌,角落里年代久远的饮水机,还有时不时响起的键盘音。

楚稚水一边正襟危坐,一边偷偷打量四周,前公司最爱在墙上张贴花里胡哨的海报及宣传语,然而人事处办公室的墙壁却只有微黄的白,那是阳光和岁月共同侵蚀的痕迹。

两相对比下,她终于涌生真实感,她确实是回来了。

“好啦,材料我收下了,你的个人信息也录入,应该没什么别的事情。”

楚稚水长舒一口气,礼貌道:“谢谢您。”

电脑前的中年女子抬起头来,她声音洪亮而爽利,颇有喜鹊报春的精神劲儿,笑道:“我是洪熙鸣,主要就负责局里行政人事工作,你后续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我。”

能够主管行政和人事,那必然不是闲杂人等。

楚稚水立刻领悟对方身份,她语带感激:“好的,谢谢洪处。”

“唉,不用这么叫,叫我洪姐就行。”洪熙鸣瞥一眼资料,“小楚以前在银海市工作啊?”

“对,大学在那里读的,毕业后就留下工作了。”

“怎么突然想回来?银海好歹是一线城市,总比槐江这小地方好。”

“我父母都在槐江。”

“也对,离家近,一家人团圆最幸福。”

洪熙鸣热情健谈,她办完各类手续后,又跟楚稚水闲聊许久,终于从学历、家境、家中人口、工作经历升级到是否单身。

好在楚稚水早有准备,一边应答如流,一边适时插话,打断越发危险的聊天内容。

“洪姐,我今天要去部门里认识一下大家吗?”

洪熙鸣突然醒悟:“哎呀,你是特殊人才引进,胡局好像对你另有安排,但他最近出差不在局里,你不然先在其他科室熟悉一下,或者你要等不及,我现在打电话问胡局……”

“没事,不急,等胡局回来吧。”楚稚水忙道,“洪姐你先安排也行。”

“行,那你今天休息吧,录入资料也挺累,明天就去后勤科,等胡局回来以后,再看看他的意思。”

办公室门口,楚稚水以怕耽误对方工作为由,婉拒洪熙鸣送自己下楼的打算。洪熙鸣既是上级又是长辈,楚稚水作为下级和小辈,自然不能不懂事。

洪熙鸣听对方推却再三,她难得声音放轻,犹豫道:“小楚啊,你小姑娘家家胆子大吗?”

楚稚水眉清目秀、皮肤白净,一双眼睛明澈,五官线条柔和,看上去脾气很好。她并不是绝色美女,胜在浑身透着书香气,谈吐间进退有度,像极学校里备受老师信赖的优等生。

洪熙鸣担忧小姑娘受惊吓。

楚稚水不解:“胆子多大算大呢?”

“……就是……你应该不怕妖怪?”

“洪姐,世界上没有妖怪吧。”

“哈哈哈,说得也是。”

洪熙鸣笑容仍旧灿烂,却莫名显得干巴巴,没有方才神采飞扬。片刻后,她软劝道:“行,你回家休息吧,明天好好来上班,没什么可怕的啊。”

楚稚水面对洪熙鸣的安慰满头雾水,但很快就将短暂疑虑抛到脑后。

两人在人事处门口告别。

洪熙鸣目送楚稚水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,叹息道:“唉,这回能坚持多久呢。”

人事信息录入完成,接下来就是“开眼”。

楚稚水离开人事处后,依照记忆顺原路返回。槐江观察局的办公楼年代久远、没有电梯,走廊空无人烟却仍显逼仄,宛若狭长的时空甬道,仅仅在尽头处显露亮光。

人事处位于四层,楚稚水拐进楼梯口,一边慢悠悠地往下走,一边琢磨起未来工作。既然说胡局另有安排,没准自己摸鱼不容易。

她选择观察局就是为稳定清闲,彻底跟过去的工作炼狱划清界限。远离都市的喧嚣,收获久违的宁静,迎接崭新的平凡生活。

不过,生活是否宁静暂且不提,现在局里倒是静得吓人。

除了她的脚步声外,四周寂寥得不像话,连喜鹊都了无踪迹。

楚稚水缓缓停下脚步,她遗忘具体经过的楼层,只是机械地下楼梯。直至楼道景象许久未变,这才逐渐意识到四层楼过高,好似上楼都没花那么长时间。

她迟迟走不到一层。

人事处办公室内阳光明媚、光线充足,但楼道里却截然相反,仅有面积不大的小窗,外侧还被茂密树藤遮掩,从密叶缝隙间渗出的亮度有限。暖阳被叶片裁切后变得斑驳,落在楼道墙壁上鬼影幢幢,抽象的黑白图案如无数双不怀好意紧盯人的眼睛。

惨白的墙壁老旧皲裂,形成细细密密的斑纹,宛若牢不可破的蛛网,无声地将她笼在其中。

楚稚水站在陌生楼道内,想要检查自己所在位置,只觉一股黏腻阴冷从脚踝处侵袭而上,犹如匍匐蜿蜒的冰凉毒蛇,缓慢而强势地牢牢锁住猎物,使人不寒而栗、心惊肉跳。

上楼时只感觉环境老旧,可没有这种阴森氛围。

她莫名打个寒颤,产生不好的预感,又想起洪熙鸣的安慰,脑海中涌出无限迷茫和惶恐,早知道不该让发小打听观察局待遇,应该先问问闹不闹鬼才对。

她从小就有些怕鬼,但在成人社会打滚多年,早已忘却童年时的弱点。

但这不是观察局吗?

官气应该能冲散怪力乱神。

楚稚水硬着头皮往回爬楼梯,不敢继续下楼,想要去找洪姐。然而,四层的楼梯门早已消失,除了无边无际的阶梯,没有任何离开出口。

鬼打墙。

整栋楼阶梯贯通一气,不管是上楼还是下楼,都没有逃离的尽头。

楚稚水掏出兜里手机,发现根本没有信号。她迷茫地盯着屏幕,紧接着察觉周围变化。

静谧中,裂纹白墙后突闻嘶嘶怪响,不知是风声还是异兽嘶吼,惊动高墙上诡异的光影。墙壁上不规则的阴影颜色加深,宛若上好宣纸晕染开浓墨,迅速蔓延开,还张牙舞爪,如晃动的狰狞鬼爪。

它们好像察觉她的目光,终于在隐蔽中露出真身。

楼道里树影如跳动的黑色鬼火,在素白的墙面上挪移、游动起来,宛若巨大章鱼投射的影子,像极恐怖片里的惊悚镜头。

墙面汇聚出一张深色铁幕,乌云般向她压下,气势汹汹地扑来!

楚稚水心跳如鼓、头皮发麻,她慌不择路地飞速往下蹿,再也不敢探究如今楼层,只想尽快摆脱追逐自己的奇怪黑影!

静谧楼道里只余急促的脚步声,像是不断敲打的死亡倒计时。

她没胆子回头去看,背后汗毛倒立、皆是冷汗,生怕跟鬼故事一样,逃跑过程中转身就被留下。好不容易瞧见一扇门,不管不顾地夺门而逃,甚至无暇顾及其楼层。

她最怕走廊里没有人,直接被黑影当场吞噬,好在不远处竟有人影。

“麻烦等一下!”

楚稚水骤然看到人类,心头瞬间轻松起来,仿佛看到希望的曙光。

前方高瘦的背影听到声音停下来。

那似乎是一名男子,身形隐没在阴影里,影影绰绰看不清相貌,只瞧出宽肩腿长、后背挺直。他一只手插兜,顺势转身看她,站在原地一不发,似乎静候她的下文。

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回头时风声停止,阴冷的寒意随之消散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