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大叔小说网 > 我想在妖局上班摸鱼 > 第二章(全都是泡沫。...)

第二章(全都是泡沫。...)

辛云茂的自负让在场唯一的人类大为震撼。

楚稚水:“确实,很少看见。”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存在。

下一刻,辛云茂就露出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仿佛他将楚稚水看得明明白白。

楚稚水实在痛恨自己察观色的能力,她特别想出不逊打击一下对方,又觉得没必要因小失大、丢掉性命。毕竟她都不知道他是什么,现在硬碰硬就是以卵击石。

好在辛云茂没有多,他恢复最初的冷淡,单手插兜继续往下踱步。

楚稚水跟着他重回宽敞而朴素的院内。

刚一出楼门,明艳的阳光就肆意涌来,将办公楼外空地晒得暖洋洋,驱散她身上的料峭寒意。

观察局院内建筑物不多,最高的办公楼被爬山虎缠绕,旁边是一排平平无奇的矮楼。楼边有一片平坦的土地,现在正绿草茵茵,角落还被开垦出来,种植一些小青菜和土豆苗。

辛云茂出楼后,他慢悠悠地坐在石质圆凳上,懒精无神地眯起眼睛,享受被树荫过滤的美好日光。

楚稚水见他不再搭理自己,她今天在楼里心惊胆战,着实搞不懂非人类想法,试探道:“……那我就先告辞了?”

这些妖魔鬼怪不会故意等她跑一半再恶趣味地抓回来吧?

“你居然还没走。”辛云茂听见声音,他缓缓睁开眼睛,上下扫视她一番,好似颇为意外。

楚稚水竟有一瞬间看破对方脑回路,他肯定又要往“丰神俊逸的存在”上联想,搞得好像她故意拖时间,想跟他多待一会儿一样。

不得不说,只要他没有刻意绷着一张脸,他的微表情极容易理解。

楚稚水无力道:“……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楚稚水头也不回地往停车场走,她上车就旋风般驶离观察局,明明最开始被墙壁黑影吓到,但中途被自恋男鬼一搅和,现在脑袋里没有惧怕仅剩无语。

槐江观察局位置较偏,跟楚稚水父母居住的小区有距离,两地没有公共交通,驾车需要三十分钟。这种通勤距离在一线城市不算什么,但放在小城市就不太合适,开车上班明显也是支出。

半小时后,楚稚水在车程中平静下来,她将私家车好好停在地库,打算回家前先打个电话。

尽管她现在安然无恙,但刚才绝对看到黑影,而且自恋男鬼也承认他不是人,新单位四处都充斥着异常。

楚稚水打电话给洪熙鸣,然而那头无人接听。她看一眼时间才发现已过1700,这是观察局人事处的座机号码,估计下班后就不可能接通了。

别看新单位闹鬼,下班还真是准时,多一分钟都没人,或者说本来人就少,全是奇形怪状的鬼。

片刻后,楚稚水到家,防盗门一开,她还没来得及换鞋,便闻到扑鼻而来的菜香。

饭厅的灯光昏黄温馨,餐桌上已摆好两菜一汤。粉蒸肉还热气腾腾,炝炒瓜尖绿意勃勃,冬瓜骨头汤呈现出清亮色泽,引得人食指大动。

“唉,回来啦。”谢妍看到女儿进屋,她立刻伸手去拍沙发上的楚霄贺,催促道,“行了,别赖着,赶紧去把最后一个菜炒了!”

“我才刚歇会儿,屁股都没坐热……”楚霄贺一边小声抱怨,一边无奈走向厨房。

父母刚刚在客厅里等候晚归的独女。

楚稚水毕业后一直在银海市工作,很长时间里都独自住出租屋,不存在有人等自己回家吃饭的机会。

她返乡后好像内心敏感很多,尤其方才经历完诸多怪事,现在瞧见平淡无奇的家庭日常,竟也会莫名其妙胸口泛酸,忍不住要眼眶发热。

她觉得自己在外面坚不可摧,但回到熟悉的港湾就溃不成军。

“妈,别让爸炒菜了,这些都吃不完。”

“没事,再炒个绿叶菜,你现在要营养平衡,不然胃又会不舒服!”

自从楚稚水大病一场后,谢妍有时候就过于紧张。

没过多久,三口之家其乐融融地用餐,难免就问起新单位情况。

楚霄贺瞥一眼女儿,随口问道:“今天顺利吗?”

楚稚水从小就不是让父母操心的孩子,不管是学习或工作,都特别有自己主意,但他们总会惯例询问一番。

“今天……”楚稚水难得迟疑,“还算顺利吧。”

她无法概括观察局的遭遇算顺或不顺,主要墙壁黑影等东西说出去,仿佛她精神状态有问题,指不定徒增父母的烦恼。

“顺利就好,回来就别工作得太累,又像以前那么拼命!”谢妍劝道,“你接下来不是还装修,力气要省着一点,身体是最重要的。”

楚稚水:“今天就是办手续,什么活儿都没有,明天才正式上班。”

“那晚上早点睡,养精蓄锐。”

饭后,楚稚水在客厅跟父母闲聊一会儿,这才回到房间琢磨灵异事件。她好久不在老家发展,只能拜托发小和同学打听观察局待遇,以及过去有没有骇人听闻的事。

“这种单位工资就是平均水准,肯定没有你在银海挣得多,但在槐江应该算不错了。”

楚稚水沉默片刻,压低声音道:“……那有没有奇怪传闻?”

“类似什么传闻?”

“比如闹鬼之类的?”

“不可能吧,我有个朋友的朋友好像曾经考进去,甚至都跑到槐江观察局看过,但他最后嫌路远没选那边,这也完全是他个人原因。”

这跟楚稚水自己上网搜索的结果差不多,网络也没保存任何槐江观察局闹鬼的痕迹。

如果不是自恋男鬼给她留下的印象过于深刻,她都要怀疑今天的事是一场幻觉,墙壁上根本没有黑影,也没有东西追逐自己。

但自恋男鬼太离谱了,她觉得人类不会那么厚脸皮。

次日,楚稚水还是按时驱车抵达槐江观察局,即便局里确实有怪事,她想离开也得办手续,不可能无故翘班走人。

值得庆幸的是,观察局的清晨正常又祥和,爬山虎叶片凝结晶莹露水,跟阴森诡异扯不上半分关系。

“小楚来得还挺早。”洪熙鸣恰巧在门口碰到楚稚水,笑道,“昨天休息得怎么样?”

“……还好。”楚稚水一晚上都强压满腹忧虑,她现在看到洪熙鸣,总算能说出困惑,“洪姐,咱们局里应该挺正常吧。”

洪熙鸣迷茫: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楚稚水心里发虚,小心翼翼地试探:“就是不可能闹鬼的,对吧?”

洪熙鸣一怔。

楚稚水越发胆战心惊:“……难道以前闹过鬼?”

洪熙鸣看楚稚水瞳孔微缩,她连忙热情地一把拉住对方,郑重其事道:“绝对不可能闹鬼。”

“但昨天……”

洪熙鸣双眼炯炯有神:“我可以向你保证,闹什么都不闹鬼!”

局里只会闹妖怪,怎么可能闹鬼呢?

楚稚水被洪熙鸣掷地有声的话感染,胸腔里只差燃起熊熊的社会主义之火,灼烧一切妖惑众的牛鬼蛇神,勉强感到安心一些。

走廊里,洪熙鸣在前方给楚稚水带路,两人径直前往办公楼三层,在后勤科门前停下脚步。

洪熙鸣往屋里瞟一眼:“我先去跟他们说一声。”

楚稚水初来乍到,需要洪熙鸣打声招呼。

“好的,辛苦您了。”

“没事没事,你在外面稍等片刻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